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的閱讀史──截至大四下學期以前》

        我個人覺得一個人在人生的道路上,要培養一些興趣與一些習慣,靠得只是兩點:某些機遇和當時自己的體悟。在我為數不多的興趣和好習慣裏,「閱讀」是最符合以上兩點的。你說我錯了,你說我說閱讀得靠「運氣」而不是個人努力?我說是的。閱讀這個事必先得靠運氣而後才是個人努力,也就是我說的「機遇加體悟」。舉兩個例子吧。李敖說過他在1949年,也就是他14歲那年,從大陸逃難到臺灣來,全身上下的財產是「五百本書」。14歲就買了五百本書,那看了何止上千?尤其對比現在生活在全球經濟不景氣下的人們來說,對那些打死只肯「站著」看書而不願買書的人們來說,買了五百本書,那看了肯定上萬本了。根據這一點,我們可以判斷李敖的「爸爸」肯定非常愛書愛兒子,廢話,這掏錢的不是人家的爸爸嗎?你14歲看的書還都是你打工賺來的不成?一查,李敖的「爸爸」,還是當時北京大學國文學系畢業的呢!〈你說現在臺灣的大學畢業生不值錢?告訴你一個數據吧!李敖的爸爸生活的年代,當年的中國,一個初中畢業生後面可跟著4000個文盲!這要多少個初中生可變成一個高中生?在那教育不普及的年代,到底要幾個高中生才能變成大學生,這大學生還要考進當時「京師大學堂」的前身──北京大學。想想吧!〉果然有點考據上的「合理性」。扯回正題,14歲的李敖閱讀量如此龐大,是何緣由?神童嗎?沒那麼玄!歸根結柢,我看是受了他父親的影響。李敖就曾經寫到小學時常跟爸爸上北京大學圖書館查資料呢!當然這裏指的查資料是他爸爸而非他,那自然李敖本人也受了不少耳濡目染吧!你說有個好爸爸是不是運氣?有個好爸爸而這爸爸還有點錢准許讓兒子買了那麼多書是不是稍有點機遇呢?

文章標籤

張博鈞(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舊曆年到今天算是過完了,我一直覺得年可以過一過著實不錯,但卻始終認為今天我們所認知的「年」跟傳統意義上的年畢竟差了太多。傳統意義上,這 個「年」是屬於「農人社會」的,農人社會是這樣子的:一年365天可以說是天天工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沒有電燈沒有電視沒有IPHONE沒有IPAD沒有KINDLE FIRE,簡單地來說,沒有娛樂。所以這個「年」對那種生活在農業社會下的人們來說,就是他們唯一休息的時候唯一娛樂的時機,這當然跟現代人類差別太大。 現代社會的我們,基本有周休二日,有電腦有網路有汽車有迪士尼,有各種放假的節日。元宵節情人節兒童節清明節勞動節端午節軍人節中秋節國慶日,趕流行的, 再加上感恩節萬聖節聖誕節。我們一直在過的生活基本上就是充滿娛樂與休息的了,再過上個完全休息完全娛樂完全胃撐大的舊曆年,對國家來說是浪費,對個人來說是放蕩,毫無生產力可言。當然這只是我的一點個人感想,完全無礙於2012是否要世界毀滅。

 

張博鈞(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