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蔣偉寧〉

        近日在各大報看到現任的中央大學校長蔣偉寧即將出任新教長。身為中央大學的一分子,不能說特別感到與有榮焉,至少還是挺高興的。報紙上說蔣校長資歷完整待人親切有「拼命三郎」之稱,在我自己的經驗看來,我獨不以為然。

        只說一點。我大二時因為宿舍政策的問題曾經寫過信給校長陳情,校長秘書大概看說這封信寫得都是關於郝學務長的,又因為大概蔣校長太忙了沒有時間管這類小事所以擅自代校長轉給了郝學務長。這個郝學務長不是別人,名叫郝玲妮,她上過馬英九的治國週記呢!當然這是後話。當時我特別不解,明明我整封信是在駁斥學務長的錯誤政策,我是要校長主持個公道當一回裁判的,你怎麼把信拿給當事人看,還要我本人找當事人求是非?這是不通的。這就好像一個痞子打了人,被害人到法院按鈴,結果法院叫他自己去找痞子的爸爸一樣。儘管後來證明馬英九是有眼光的,一個國立大學的學務長是有度量的,學務長經過我和她的反覆回信辯論,最終向我道歉承認錯誤。但因為這事,我第一次對校長有了一個壞印象:喔!他還挺忙的。

        我對一個大學校長是有期待的,或者說社會應該對校長有個標準有個基本要求。這標準不用太高,最高的楷模是五四時代的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我認為校長不僅要有學問,重要的是有膽識。蔣校長學問不缺但膽識著實少了點。這膽識不表現在那裏,表現在你一個高級知識分子能不能本著學術良心說出一些話幹出一些事或者──拒絕幹出一些事。舉例來說,現在國立大學流行「外籍學生」,流行上課「全英語教學」,中央大學身為重點學校當然也不例外。我要說的是,外籍學生我先不論,全英語教學我們大學生隨便一想就明白這種政策一旦貿然實施沒有配套會出現什麼事,我不信一個史丹佛大學博士看不出。看得出的話,你有沒有五四時期蔡元培校長的那種「勇敢」呢?你敢不敢拒絕教育部這種不太合理的政策呢?我看不到。

        現在我懂了,不是校長不敢反對部長,而是校長本身就是部長,你總不能要求一個人「反自己」吧?所以我真的懂了。

        我身邊的人聽到校長變部長每個人都很高興,甚至視為「榮耀」,我當然也不例外。但是我轉頭想想,我除了是中央大學的學生外,我也是中華民國的國民呀!看著一個我們在學校就不太看得起的校長進了教育部,而且看來還是內定的,我除了潑潑大家冷水以外,還能怎樣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半個知識分子的獨白

張博鈞(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現在還榮耀嗎?
    你們中央大學那個爛貨校長現在要搞十二年國教.
    我跟你保證, 保證沒有弄幾年就搞得民怨沸騰!
    因為蔣偉寧是現代王莽!
  • 訪客
  • ﹂鬥地〇主高﹌手~歡迎來○挑﹎戰!﹎
    官方總♀站□ sS777.nEt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