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的「為什麼要軍購?」

引出了:
可是我一點也不想當中國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答:
「世界是平的」這本書的作者佛里曼在MIT演講的時候說
過:「中國現在的政策實在一清二楚,他們的目標只有兩個,一是台灣、二是石油。」在這種情 況下喊台獨實屬不智,台獨份子從二二八起ˋ算至今63年、從台獨領袖彭民敏起算至今46年、從民進黨成立起算至今24年,年年喊口號,請問民進黨執政了8年,敢獨立嗎?(別忘了民進黨的黨綱、黨章就主張要台灣人民公投獨立)我們還要相信這種只有主張沒辦法的口號而讓台灣失去跟老共談判的機會嗎?值得嗎?

又引:
我看待自己就是一個獨立國家阿,在這個基礎之上,實在不需要討論去讀不獨立的問題,台灣有足夠的能力決定自己的內政(不過馬先生當政,這句話該有所保留)....我從不談論該不該"台獨",而是我們該依照自己的意志做決定.台灣跟中國或許有經濟壓力,武力威脅,但沒有歷史包袱,尊王攘夷天下一統的這種大中國理念,不該放在這塊土地上,我的血緣來自於對岸,並不代表我歸屬於它. 原先同樣的物種因為地理環境的隔閡,會獨立演化成兩個不同的物種.明明是短喙.長喙兩種,硬要拿刀把其中一隻的嘴巴變小嘛?

再答:
我不明白在今天全球化的浪潮下,台灣人關起門來玩有何前景可言? 有何足夠的能力可言? 有獨立的理想很好,禮記禮運大同篇有一句話說: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這句話理想性十足,但身為知識份子的我們應該問一句:如何使天下為公? 如何使台灣獨立? 今天的問題如果能依照自己的意志做決定,那當年美國何須跟英國打了七年仗,最後還要依靠法國支持才能有「美國國慶日」? 好了,台灣人依照自己的意志做決定,那就打吧! 我們打得了ˋ七年嗎? 台灣的戰備軍人24萬,中共打過來前五天就會死掉12萬,一旦開打,45分鐘之內制空權就給了老共,台灣兩個禮拜內夷為平地,等美國來救嗎? 台灣關係法說的明白:一旦兩岸開戰,美國會「嚴重關切」兩岸問題,但是他沒說出兵,歷史上美國曾經表示嚴重關切但卻沒出兵放鴿子的紀錄有四次,請問我們靠「自己的意志」打了45分鐘,台灣一片火海,美國人又不來,然後呢?

沒有歷史包袱嗎? 「萬曆十五年」作者黃仁宇說:我們看歷史應該從大尺度來看,也就是說我們應該看「大歷史」。回顧2000年前的秦朝,現在我們的歷史會說,秦朝統一了中國,但是仔細看,當時的秦朝沒有完全統一,秦朝的角落還有一個小國衛國,衛國要等到秦朝滅亡21年後才被漢高祖滅掉,現在的我們會說秦始皇統一了天下,會有人跳出來說:不對阿,你秦朝還有一個衛國沒統一啊? 會嗎? 不會吧,說句洩氣但真實的話,千分之三的台灣你就在中國的鄰邊,你跑得掉嗎?

今天不會發生要拿刀把嘴巴變小的問題,而是像禪宗的觀念「遇神殺神、遇佛殺佛」,這裡的「殺」不是拿刀殺你,而是消滅你的思想。 林肯總統在某次公開場合宣稱他要幹掉他的政敵,但是過沒幾天被人發現他跟他那個政敵再一起喝酒,旁邊的人就好奇的問說:總統先生,你前幾天不是說要幹掉他嗎? 林肯笑笑地回說:我不是已經幹掉他了嗎? 他的思想被我幹掉了,現在是我的朋友而不是敵人了。原先同樣的物種因為地理隔閡,並不會演化成兩個不同的物種,短喙、長喙的不同在於性徵的不同,兩者還是可以生育後代的,拿一般事實的陳述來加強自己的論點,是好的開始,但是拿根本錯誤的陳述來試圖加強自己的論點,就會鬧笑話了

三引:
你確定最後一段話是對的?我無意跟你筆戰,引經據典沒有比較厲害!如果內心的價值不同,那何苦浪費彼此時間,感謝你辛苦打了那麼多別人的話....但是,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會捍衛自己的意志!

三答:
引經據典本不是厲害的表現。但有時候是不是該想一想所謂的價值是根據什麼? 人有時候是不是根本被「內心的價值」給蒙騙了而不自知,真理愈辯愈明,雖然納粹的宣傳部長戈培爾說過:謊話說上千遍即為真理,但是何妨說上千遍。除非認定的真理沒有說上千遍的價值,又或者不知從何而說了。

另一引:
中國~只是表面的富強~你有機會趣他ㄉ內陸走看看~別以為網路能之天下事,跟中國做生意,別人是國與國~只有馬先生說是區對區~請問~何必要降自己的國格~我不曉得你ㄉ謬論是從哪來ㄉ~只能說~台灣ㄉ教育~失敗ㄌ~才會讓你有空洞ㄉ中國夢~當你真正ㄉ接觸這個世界~你就會知道~只有台灣ㄉ一些笨蛋~認為跟中國簽定啥條約~就能賺錢~連在台灣都不敢拿國旗給中國看ㄉ政府~是鴕鳥~是愚昧~不要說誰講過甚麼甚麼~他們只是依照他們偏激ㄉ思想在論事~李敖~我ㄉ天ㄚ 他憑啥自稱愛國~荒謬~請你哪天離開網路ㄉ世界~真正ㄉ踏進這個世界~你再來發表高論~書裡ㄉ話~能信ㄉ話~這世界就沒有紛爭ㄌ~自己好好想想吧~統一哩~這種騙騙選票ㄉ話~只有妳會相信~台灣是獨立ㄉ~居然想被統一~你選總統選假ㄉ喔~

另一答:
何謂表面的富強? 當全世界都趨之若鶩的往中國發展,思科的總裁2005年在stanford演講時說:當別人還在想如何往中國市場邁進的時候,我們早在10年前就進駐中國了。中國市場的崛起已經是稍微有點國際觀的人都能看出來的事,台灣人要再笨下去嗎?

「何必降自己的國格」請問你降的是哪一國的國格? 中華民國? 蔣介石在40年前的一次秘密談話就提到了「中華民國已經亡國了」所以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沒了。台灣共和國嗎? 民進黨執政八年,國會曾經有半數是綠的,請問,敢獨立嗎? 我們要陪著民進黨做夢嗎? 民進黨的黨章都說自己要依台灣人公投民主建立台灣共和國,請問敢真的來嗎? 然後搞個護照上面印「Taiwan」字樣就以為達成什麼目標? 怎麼不敢用繁體中文寫上「台灣」二字? 騙自己要騙成這樣實在是令人瞠目結舌。

台灣的教育失敗具體的呈現在你用「ㄉ」代替「的」的時候,我承認網路不能100%的知天下事,但在今天的現代化下,網路只會越來越讓你能「知天下事」,在你否定人用網路的時候,是不是應該看看你用的「ㄉ」是否正是使用網路過度下的產物? 如果連自己的想法、論點都不能以適當且具體的文字呈現的時候,這時候說別人是謬論,豈不以「自我之謬論謬他人之論」?

跟中國簽條約的確不能保證100%的賺錢,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今天全世界都在講組織化、同盟化的情況下,台灣是被邊緣化了。當台灣已不再是亞洲四小龍,而被過度邊緣化而不自知,前途可ˋ慮矣。

當你的言論只有「自己在思考」的時候,這時候說別人偏激是不是太不公道了一點? 每個人的言論要作到完全的客觀是不可能的,因此我提出一些人的看法、說法,目的是讓「只有自己在思考」的情況弱化些,如果這樣還是偏激的話,不知道你講的是不是更帶有你個人的偏激?

「書裡的話能信,世界就沒有紛爭」只能說你的邏輯實在不清、頭腦著實混了一點,如果你的邏輯通的話,我是不是可以將之改成「你的話能信,世界就沒有紛爭」?不通嘛,說服別人或教訓別人應該先看一下邏輯有無不通,拿完全不通的邏輯來陳述自己的論點、勸人好好想想之前,自己是不是先去多看點書,免得鬧出這種笑話了。

再來個長篇的:

給年輕氣傲的你...

回歸到軍購案,買這些東西都是無用的? 在這個不打仗的年代,一個國家為什麼要有軍隊,為什麼要鞏固國防?從921到88風災來看,直升機空中救援.海軍登陸艦台東搶灘發送物資.工兵連緊急搭橋 鋪路,一直到這陣子中國新疆暴雪武警開路.軍備的意義在於拯救國家於危難之時,"反正打不贏,何必買?",誰說軍隊只是要打仗的了,是否有去看整個事件背後的意義?

真的人人搶賺中國人的錢?開放陸客來台後,其他外國遊客的反應如何?據我上次與故宮的人閒聊,陸客讓故宮變得像菜市場,隨地吐痰,插隊,還要出動人員專門 到他們面前舉牌"明示"要他們安靜.台灣整體的旅遊品質變差,使得日本團,歐美團的參觀人士也減少了.這樣子你說台灣有沒有損失?

如果要用你所謂或是不知道哪本書上所謂的"大歷史"觀點來看,那麼羅馬帝國統治過歐洲半數的領土,蒙古人統治過歐亞,伊朗人波斯帝國橫貫中亞南亞,加上埃 及古王國幅員遼闊,那麼接下來的繼任者是不是都該拿著"歷史"來宣稱他們擁有那些地方,所以秦始皇統治了哪裡又有什麼代表意義?拿血緣來說又更可笑了,歷 史上歐洲皇室大多一家親,有哪一國可以將他國納入了?日本的血緣傳說是秦始皇取仙丹的那批人,日本就該歸中國所有?我的血緣來自對岸,並不代表我是中國 人. 還是你認為歐巴馬是肯亞人?

老蔣的眼中的中華民國當然滅亡了,他眼中只有那個世襲的蔣家王朝啊,如同三國時代曹操的眼中還有漢朝嗎?漢獻帝不就是面旗子飄著而已. 蔣.曹兩人只是沒像袁世凱那麼明目張膽罷了!

我們應該對"自己".對台灣的主權認定更加堅定,而不是拋下自我(EFCA),換得經濟上的助益 (而且還不確定的有幫助,不然你去問掌舵的閣揆,經濟部長).在商言商,台灣的東西好,誰看到MIT不買帳?ic設計,筆電,腳踏車,農產品改良能力,你 是否細看過台灣的產業優勢? 讓我們來看看,亞洲四小龍的香港有多慘,陸資進入炒樓炒地皮,搞得香港19人擠不到17坪的房子,中國有多富 強?這群人連當人的尊嚴的播限制了.更慘的是連特首都不能選,誰能夠替人民發聲?  看看NHK拍的"激流中國"吧!

反觀同樣海洋立國的新加坡.南韓,經濟政策正確的話,國家會沒有競爭力?台灣人若是肯拼不怕苦,體質也沒那麼差,我們的經濟會不發展? (但是不肯吃苦的話,又是另一件事了,換做是我要拿菜瓜布刷馬桶當清潔工我都肯)

你前面的話我贊同的,就是台灣的教育並不成功,網路過度發達,害人們只會敲鍵盤放屁.(oops,說到自己了@@)多讀書是好事,但一再的涉獵內容重複的 東西,多看只會傷身. 年輕氣傲的你,是否能夠有包容不同的意見的雅量?口舌之快又怎樣? 我承認看的書沒你多,但我對待不同的事物時,拿出的態度並不會像你那麼討人厭. 前面打了那麼與你相反的意見,我不只忘你能吸收太多.

注音文又怎樣?r u stupid你會看不懂嗎? 最後還是要重申,你的態度真是讓我討厭!

然後接我上一篇。
感想:政治性議題果真多災多難、多人多議、多說多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博鈞(Steven) 的頭像
張博鈞(Steven)

半個知識分子的獨白

張博鈞(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