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剛到凱道,隨便坐在第二排,數了數,除了我以外,有十二人坐在前面,

不過在旁觀望的人蠻多的,這時候朱胖子到了。

  要知道今天來凱道不是來反廢死的,我是來「聆聽他們的心聲」的,試著站在被害者角度看看這一整件事,我覺得才能進一步

的了解。正如胡適先生說的:「民主自由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立得起來的。」身為一個具有獨立思考的大學生,來參加這場

社會運動,是行具體的第一步,我深感榮幸。

  我認為廢死與反廢死從來不是一體兩面,而是應該同時進行,為什麼今天要來參加朱胖子的327凱道運動?正如朱胖子在3/23

的全民開講節目中所說的:當受害人家屬滿心以為國家體制會站在他們那邊時,他們看到的是,加害人那邊有13位他們一輩子

賺錢也請不起的人權大律師替加害者辯護。我感到憤慨的是,我們認為被害人應該有的公平看不到了,國家承諾的正義也被一

群少數人把持著。事實上,一旦沒有了公平正義,那種高道德標準的原諒就一點也不存在,這是我認為現在應該站出來的原因,

我們應該討論的是優先順序(priority)的問題,而不是「有或沒有」、「要或不要」的問題。我們絕對應該維護人權,甚或是死

刑犯的人權,但不應該將之凌駕在被害人身上。我們應該先挺身而出來保護被害人、維護公平、為正義辯護。我們應該先給予

被害人一定程度的支援,一定程度的公道,完了,再來談人權,先後順序對了、程序上沒問題了,再來談所謂的潮流有沒有存

在的價值。而不是本末倒置地談,先「替加害人下地獄」式地談、先「如果我被殺」式談。因為那樣充滿濫情、充滿感情訴求、

充滿高道德標準的訴求只會招致對立的局面,使死刑問題陷入「非黑即白」的局面、陷入「廢死」「反廢死」的局面,那不是

我們所願意看到的,那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創作者介紹

半個知識分子的獨白

張博鈞(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想向中共投降的大學生,無恥之恥是謂可恥!<br />
    <br />
    <br />
    <br />
    你<br />
    真是糟糕!
  • 謝謝指教。

    張博鈞(Steven) 於 2010/04/07 15:02 回覆

  • 訪客
  • 當你跟中共投降以後,台灣還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嗎?
  • 不求戰但不畏戰,我強調的是「不求戰」,王瑞德先生強調的是「不畏戰」,我看過之後覺得我們並無太大衝突,這也是我為何沒有再留言,謝謝。

    張博鈞(Steven) 於 2010/04/07 15: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