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中國當今最知名的武俠小說家,他筆下那些有情有義的人物形象和可歌可泣的武林傳奇, 讓全世界熱愛武俠的華人深深著迷。人們也許會很好奇:這位寫盡了人間恩怨情仇的“武林大俠”,生活中的情感世界究竟是怎樣的呢?其實,金庸一生情路坎坷, 歷經艱辛和痛楚才找到了自己生命中的真愛。

  枉求美眷良緣安在

  金庸,原名查良鏞,祖籍江西婺源,於 1924年2月出生在浙江海寧縣袁花鎮一個顯赫的書香世家。抗戰勝利后,金庸進入上海東吳大學法學院,后來到杭州《東南日報》任記者,在此期間,他因工作 原因結識了自己的第一位妻子——出生在中產階級家庭的杜冶芬。不久,金庸考入上海《大公報》,被派往香港擔任國際電訊翻譯。1948年秋天,金庸和杜冶芬 在上海舉行了盛大的結婚典禮,雙方家長對這樁看上去門當戶對的婚事非常滿意。然而,金庸卻不安於那種富足而平庸的生活,他心裡始終無法舍棄做外交官的夢 想,盡管因為當時特殊的歷史情況,他屢屢受挫,卻一直沒有放棄個人奮斗,一直奔波於內地和香港之間。時間長了,他和妻子的關系越來越冷淡,最終杜冶芬愛上 了別人。1953年,金庸在香港報紙發表聲明,以杜冶芬不能生孩子為由,宣布與她離婚。他后來沉痛地對友人說了這麼一段揪心的話:“你愛一個人,要一生一 世愛她,但往往做不到。不是你不想做到,是你沒法做到。世事難料,當初再好的夫妻,日后說不定也會分手……”經過這番沉重打擊,金庸突然領悟到自己在情感 世界竟那樣貧窮,他渴望尋覓到一位真正能和自己同甘共苦的愛人。

  半年后,金庸邂逅了一位讓他一生難以忘懷的女子,她便是香港長城影業 公司的著名影星、有“長城公主”和“香港西施”之稱的夏夢。金庸對容貌不俗、氣質高雅的夏夢一見傾心,覺得真正的愛終於在自己身上降臨了。為了常見到夏 夢,金庸進入長城公司編寫劇本,夏夢主演的《絕代佳人》、《午夜琴聲》、《有女懷春》等電影劇本都是金庸完成的,他們的合作非常成功。

   然而,金庸對夏夢的愛注定隻能是柏拉圖式的,因為此時夏夢已名花有主,早已嫁作商人婦,盡管她非常敬重金庸的才華和人品,也明白他對自己的心意,可是她 深愛著自己的丈夫,隻能把他視作知己,所以,金庸的這段個人苦戀注定沒有結果。但他特別珍惜這短暫而美麗的愛,他在一篇散文中寫道:“其實跟一個人交往, 感覺很深刻。也不一定要天長地久,雖說愛情重恩義,但閃電式的愛情也有很驚心動魄的,二三天也可抵二十年。”

  不久,他黯然神傷地離開 了長城公司,並懷著失戀的痛苦完成了武俠名著《神雕俠侶》。細心的讀者發現:《神雕俠侶》中“小龍女”的一顰一笑,似乎跟夏夢很相似。其實,金庸在“小龍 女”身上寄托了自己對理想愛情的渴望和期待:夢中的“她”應該是那種蘭心慧質而又能琴瑟和鳴的女子。可是,理想的佳人又在何方呢?金庸不禁嘆道:“念枉求 美眷,良緣安在?”

  喪子之痛情感觸礁

  1956年5月1日,金庸再次走進了婚姻,第二任太太朱露茜 外表典雅而秀麗。她畢業於香港大學,有很高的英語水平,而且意志堅強,是一個敢打敢拼、風風火火的事業型知識女性。1959年,夫婦合作創辦了《明報》, 金庸任主編,朱露茜是惟一的女記者,工作緊張而又艱苦。開始時,《明報》銷量不盡如人意,甚至面臨倒閉的危險,而且他們的四個孩子相繼出世,處境更為艱 難,有時不得不靠典當物品來維持生活。那時,因為經常熬夜,工作時需要提神,他們就買一杯咖啡,兩人一起喝。日子雖然很艱苦,金庸卻常常感到自己很幸福, 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一個知心的愛人。

  到1970年,金庸已經寫完14部長、短篇武俠小說,他將作品名稱的首字連成一副對聯:“飛雪連 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他的武俠小說在華人世界風靡一時,《時報》也發展成香港暢銷的大報,金庸夫婦還陸續創辦了一些子報,終於走出了困境。然而, 隨著事業的逐漸壯大,他們的婚姻開始出現問題:金庸個性是外柔內剛,不會輕易改變,而朱露茜也是個要強的人,在困難的日子裡,尚能形成一種積極進取的合 力,即使偶有齟齬,也會很快消解,而一旦渡過難關,外在的壓力小了,兩人之間的矛盾便再也無法掩蓋了。兩人經常以“剛”對“剛”,因為對事業發展方向的看 法不同常常爭吵,很快便由意見不合發展到感情傷害。於是,婚姻的裂痕越來越大,金庸不願這段經歷了許多考驗的婚姻結束,他想盡辦法補救,然而,生活並不按 他的主觀意願來繼續。不久,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發生了:長子查傳俠自殺!這一變故成為他和朱露茜關系破裂的導火索。金庸對大兒子查傳俠的感情很深,在他 的影響下,這個孩子11歲時就開始發表文章,后來去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讀書。相反,查傳俠和母親的關系卻不好,因為朱露茜經常大發脾氣,動輒和丈夫吵鬧,也 聽不進兒子的多次苦勸,以至於有一段時間查傳俠不再理她。目睹了父母的不和后,查傳俠覺得自己生活在這樣一個家庭裡很悲哀,對人生充滿了種種悲觀的想法。 1976年10月,年僅19歲的他因與女友吵架,一時想不開,便自殺了。金庸與朱露茜無法接受這種巨大的喪子之痛,都覺得對方應為孩子的死負責,兩人之間 的隔閡越來越深,已無從化解。

  一波三折再出“圍城”

  這天晚上,金庸失魂落魄地在一家酒吧獨自喝悶酒,引起一名女侍應生的注意。她叫林樂怡,在這家酒吧做兼職,她覺得眼前這個失意的男人似乎很面熟,再一看,竟是大名鼎鼎的武俠小說家金庸。借酒澆愁愁更愁,午夜時分,金庸終於完全醉了,伏在餐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林樂怡嚇了一跳,忙把金庸酩酊大醉的情況報告給女老板。老板也束手無策:酒吧裡隻有三名女侍應生,大家不知怎樣與金庸的家人聯系,可她們又不能狠心將酒 醉的大作家推到門外,老板隻好吩咐林樂怡和另外兩名女侍應生將金庸攙扶到裡間的一張空床上。然后,她讓林樂怡守一會兒,待他醒來問明住址再用車送走。

   大約一個小時后,金庸醒了過來,他頭痛欲裂,忽然看到旁邊坐著一位年輕的姑娘,正笑吟吟地望著自己,不禁吃了一驚,趕緊掙扎著坐了起來。林樂怡關切地 問:“金庸先生,您好些了嗎?您在我們店裡喝醉了。”說完,她便給金庸送上一杯茶。金庸對她表示感謝,並從交談中知道了她的名字。這時,他仔細地打量了一 下林樂怡,發現她身材修長,面若桃花,一對杏眼裡的目光溫柔而親切。不知為什麼,看著充滿朝氣和活力的林樂怡,金庸略有些失神,他想起自己逝去的青春,心 中驀然有了莫名的傷感。

  林樂怡關切地說:“金庸先生,我很喜歡您的武俠小說,特別是《神雕俠侶》,我已經看了好幾遍了。酒喝多了傷身 體,我們都等著您寫出新的作品呢!”在失意的時候聽到這麼溫存的話語,金庸很感動,長期生活在名利光環裡的他見過了太多的浮華和虛假,可現在卻覺得這個年 輕的女孩身上有一種值得信賴的品格,就把自己的痛苦和煩惱都傾訴給她。從此,這兩個相差29歲的人成了忘年交,在林樂怡眼裡,金庸不僅是博學的師長,更是 一個時常很脆弱、需要理解的大朋友。

  不久,金庸夫婦創辦的《華人夜報》出現內訌,因朱露茜與總編輯王世瑜之間長期隱藏的矛盾突然激 化,最終導致因王世瑜辭職並帶走大批得力員工而使該報被迫停辦。面對這一切,剛愎自用的朱露茜不檢討自己,反而遷怒金庸。結果,他們又大吵了一通,這次爭 吵讓兩人都意識到婚姻已到盡頭,朱終於正式提出分手。盡管金庸也覺得他與朱的婚姻很難再維持下去,可還是堅持拖一拖,給對方多一點兒時間考慮。在那段最苦 惱的日子裡,林樂怡給了金庸很多善意的開導和安慰,她說:“不管什麼人,在困難時都應該得到同情和幫助。”心地善良的她不願看到金庸的家庭支離破碎,希望 他們重歸於好,可不久后卻發生了一件讓她深感難堪的事。

  這天,金庸又來到酒吧,因店內客人不多,閑下來的林樂怡便和金庸聊天,想排解 他心中的郁悶。就在此時,朱竟意外地闖了進來,不由分說便對林樂怡橫加指責。金庸氣得全身發抖,心臟病發作,差點兒休克過去。朱卻像沒看到一樣,出完氣便 揚長而去。又羞又氣的林樂怡忍住內心的羞辱,給金庸叫來醫生進行檢查,金庸對這個心地善良、寬容大度的姑娘充滿了感激。然而,幾天后,當金庸再去酒吧時, 卻見不到林樂怡了,女老板說,林樂怡對那天發生的事非常不安,為了不影響金庸夫妻的關系和酒吧的聲譽,她毅然辭了職。聽到這些,金庸覺得自己很對不起林樂 怡,他百感交集,悵然若失地離開了酒吧。

  這一次離婚是金庸提出來的,朱開始不同意,硬說是金庸另結新歡導致他們不和。但金庸決心已 下,朱覺得再拖下去對自己也沒什麼好處,就答應了,但她同時提出兩個離婚條件:金庸必須付她一大筆補償費﹔不管三個孩子跟誰,金庸再婚不能再有孩子。另外 她還有一個附加條件:如果離婚后發現有欺詐行為,將再度起訴。對這些苛刻而自私的條件,金庸全都答應了,他隻求盡快解脫。

  紅顏知己相伴相隨

   結束了這段痛苦的婚姻,金庸內心產生了強烈的挫折感,他覺得自己寫了那麼多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卻未能經營好自己的婚姻,真是一種悲哀。他感到,完美的 受情隻是自己追求的一個虛幻的夢,現在夢醒了,盡管很痛苦,但他終於踩在了真實的土地上。不知為什麼,金庸心裡一直覺得自己應該給失去工作的林樂怡一點兒 補償,費了一番周折后,他終於找到了她。林樂怡得知金庸的來意后,表示堅決反對,她說:“我敬重您,衷心希望您幸福,暫時丟了工作沒關系,我可以再找。” 金庸聽罷,心裡充滿了無言的感動。

  金庸的朋友們終於知道他有了一個紅顏知己,他們都惦記著金庸今后的生活,就想法把他與林樂怡往一起 撮合。金庸雖然喜歡林樂怡,可他堅決反對,理由是林樂怡不可能答應,因為兩人歲數相差懸殊,恐怕誤了她的青春。但朋友們決定試試看,就直接去問林樂怡,林 樂怡躊躇不定,最后還是搖了搖頭。問她為什麼,她不說,其實她的內心已對飽受感情創傷的金庸產生一種復雜的情愫,她愛慕他的才華,很想照顧好他的后半生, 可金庸畢竟是名人,她擔心世俗的流言蜚語。

  就在此時,金庸病倒了,兒女們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不能隨時守在他身邊,林樂怡覺得自己不 能袖手旁觀,於是就主動前去照顧金庸。金庸很快痊愈了,林樂怡又要離開,他情不自禁地拉住了她的手,悲淒地問:“你是不是嫌我老了?”林樂怡的臉紅了,慌 忙說:“不,我是怕……我再考慮一下吧。”然后,她慌亂地離去了。

  兩天后,林樂怡告訴金庸,她決定一輩子和他生活在一起,可此時金庸 又猶豫了,他想起離婚時朱提出的條件。但林樂怡早已知道此事,她沒有流露出半點兒不快,而是溫柔地微笑著說:“這也好,今后我正好把全部時間和精力用來照 顧你。”金庸深情地看著她,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久,他們舉行了簡單的婚禮,婚后,金庸依依不舍地把嬌妻送到澳洲留學,這一去就是4年。留學 期間,林樂怡有不少追求者,金庸對此事很大度,有一次還在電話裡說如果遇到更好的人,請她慎重考慮。結果,林樂怡第一次沖他發了火,說自己早就把一顆心給 了他,忍受寂寞之苦到澳洲留學就是為了能和他有更多的共同語言,便於今后協助他工作。林樂怡學成后,一天也沒有多呆就回來了,很快成了“金大俠”的得力助 手。她與金庸前妻生的三個孩子相處得很好,是一位真正的賢妻良母,時間長了,連朱也自嘆不如。對此,金庸非常滿意,在一次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現在這個 太太雖然不是孩子們的親生母親,但大家相處得很好。前妻也常常來和我們聚會,一起吃飯,有事我們還要幫她。”

  1995年春季裡的一 天,金庸在家中突發心臟病,當時,林樂怡急得直哭,趕緊送他進醫院搶救。院方作了很大努力,成功地為金庸進行了“小球彈性通塞手術”,使他轉危為安。在最 危險的幾天裡,林樂怡一連50多個小時不合眼,寸步不離地守在病床邊。還有一次,醫生說金庸雙腎功能衰竭,可能需要腎移植,樂怡當即表示,她願獻給丈夫一 個腎。盡管后來不必做此手術病就好轉了,金庸心裡對妻子的一片深情仍非常感動。

  現在,金庸在開會、講學和其它社交場合,大都要偕同夫 人林樂怡前往。不論他們走到哪裡,樂怡的秀麗嫻雅都很受矚目。金庸迷們背后稱她為“小龍女”,覺得在情感之路上漂泊了大半生的金庸終於找到了最好的歸宿。 “神雕俠侶今重現,跨世遨游好河山。一慕修道增粉色,千裡相從減朱顏。”從金庸先生的詩句中我們不難領悟出他在經歷無數風雨后,終於覓到生命裡真正的“小 龍女”那份喜悅與安寧。現在,他們已經相依相伴走過了24個春秋,雲淡風清的愛像桃花一樣開在和煦的春風中,將伴隨這對神俠碧鴛走過漫漫人生路。


青年夏夢。

    全站熱搜

    張博鈞(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